<关闭侧栏

| 当前位置: | 主页 > 演员 >

20多国患者都来找这位南海医生_佛山新闻_南方网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10-21 03:09 文字大小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 点击:
核心提示:1997年,为了全身心研究脑瘫疾病,刘振寰和普通儿科告别,成为一名残疾儿童的专科医生。当时,快40岁的刘振寰已经是一名优秀的儿科主任医师,这个决定相当于让他放弃努力了十多年的成绩,内心的纠结和痛苦不难想象。 “真的太难了。当时我是一名儿科医生,下

1997年,为了全身心研究脑瘫疾病,刘振寰和普通儿科告别,成为一名残疾儿童的专科医生。当时,快40岁的刘振寰已经是一名优秀的儿科主任医师,这个决定相当于让他放弃努力了十多年的成绩,内心的纠结和痛苦不难想象。

“真的太难了。当时我是一名儿科医生,下班时都是晚上11时多了,还要去给患儿扎针,一扎就到凌晨一两点。”回忆起往事,已近花甲之年的刘振寰很感慨。

探索的道路颇多坎坷。刚开始时,虽然刘振寰和患儿家长努力了一年,但30多个患儿没有一个被治好;又坚持了几年后,仍然疗效甚微。未知的困难、不断的失败、同行的不解,让他身心俱疲。

医院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例了,但谁也没有办法。刘振寰叹了口气,无奈地摇摇头。但是,在看到孩子父亲受此打击,天天下班酗酒后,刘振寰暗下决心:一定要攻克这个难题!

最近10年间,刘振寰还利用休息日、节假日去到云南、贵州、宁夏、新疆、兰州、青海等地义诊。上午给患者义诊,下午手把手教当地医生针刺按摩,晚上就给他们讲课培训。

在刘振寰的诊室,有一把特制的椅子,椅子的靠背是向前凸起的。那是在2006年,他患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,疼痛让他无法弯腰。为了坚持给患者诊治,他特制了这把椅子顶住腰椎减轻疼痛,继续坚守岗位。2015年的一天,他被检查出频发的心脏早搏,同事都劝他好好休息调养,暂停门诊,但他说:“我感觉还可以,一边检查一边出门诊吧。”就这样,他身上背着动态心电图仪,坚持为前来就诊的孩子们看完门诊。

1999年刘振寰来到广东南海,进入南海妇幼保健院。这些年来,刘振寰和他的医疗团队不仅收治了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台湾、香港、澳门等30多个省市地区的脑瘫患儿,也收治了来自美国、日本、加拿大、法国、波兰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脑瘫患儿。

秉持仁心

经过半个月的针灸治疗,Lynn能说简短的句子了。喜出望外的父母把旅游签证换成医疗签证后,又带着Lynn在南海区妇幼保健院住了三个月。如今,Lynn已经能够和人简单交流,甚至能安静地学习一会了。

“以前对外保密,不愿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,怕被别人学走。后来我想,一个人或一个团队的能力和服务范围毕竟有限,把技术传授出去,就可以服务更多的人,所以就开始接收前来进修的同行。”刘振寰说。

2003年7月,一位在南海工作的湖南女子带着三岁的脑瘫孩子找到了刘振寰,请求帮助。因她实在没钱让孩子接受住院治疗,刘振寰就送给她一套儿童家庭康复的光碟,协助治疗。但没想到,当天下午6时,她又回到医院把光碟还给了刘振寰。原来她家里实在太穷了,根本没有VCD机,没法播放教学光盘。

“因为我们的康复疗法比较成熟,偏远地区的贫困家庭很难坚持在广州、佛山等城市进行治疗,所以这些地方掌握了脑瘫康复疗法以后,就能让更多的残障儿童受惠了。”刘振寰说。

刘振寰一边继续查阅相关典籍,一边用兔子做动物实验。他利用节假日遍访山西、上海、浙江、河北、湖南等地的名老中医,到处打听民间各种医治脑瘫的偏方奇术,并且多次到国外进修。

忍着伤痛坚持救助脑瘫儿童

经过十年的研究和总结,刘振寰终于自创了一套比较完善的中西医结合治疗脑瘫的方法,以帮助患者达到语言和运动功能的恢复。脑瘫患儿再配合服用他自己研发的“低智康复丸”,进行适当的按摩和功能训练等,在1000多病例中,有效率达到68%(目前已达到87%)。

据初步统计,这些年来,刘振寰和他的医疗团队收治了4万多名脑瘫、智障、自闭症的孩子,有3万多孩子回归家庭、回归社会。“虽然有一些孩子没办法治疗得和正常人完全一样,但是能生活自理,已经是对家庭、对社会的解脱。”刘振寰说。

创造这个奇迹的是南海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刘振寰。在过去的30年间,刘振寰用自己潜心研发的妙术,为海内外数万脑瘫儿童家庭带去了希望。

30多年前,一位运煤货车司机的妻子生下一个孩子,孩子因脑缺氧而生命垂危,很快发展到脑出血,转了几家医院都无法救治。在这种情况下,刘振寰决定冒险一试。15天后,孩子脱离了危险。

刘振寰还时常受邀出国教学,将先进的康复技术分享到世界各地,包括澳大利亚、印尼、英国、美国、阿联酋等15个国家。

自创妙术

今年1月,刘振寰入选中国“敬业奉献好人”。在中国好人榜上,发布方称赞刘振寰“把自己的爱心、细心、精心、耐心和热心全部倾注在这些听不懂话的‘傻孩子’身上,还低智脑瘫儿童一个康乐人生”。

然而,一年半后,这对夫妇带着孩子再次来到医院。原来,孩子是一个脑瘫痴呆儿。这种病在医学界传统定论里几乎达成共识,是“不治之症”。

研究成果海内外共享

利用业余时间,刘振寰翻阅了大量国内外资料,但收获的是绝望。“对于脑瘫儿童,国内外都没有办法。七八岁前无法处理,之后就送到启智、培聪这些特殊学校。”

叙利亚男孩Lynn虽然已有8岁,但他的智商只相当于一个2岁2个月的孩子。他口齿不清,思维混乱,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,也无法和他人交流。在遍访德国、美国、荷兰、迪拜等地的名医名院,被告知“没得治”后,2016年10月,他的父母带他来到了南海区妇幼保健院。

脑瘫儿童在学龄前只能无助地等待吗?刘振寰很不甘心。终于,功夫不负有心人,刘振寰在一本中医古老文典中发现了类似脑瘫的记载。但是,对于其中提到的“转呆汤”、“益聪汤”到底该如何配制、如何使用、剂量和疗程分别怎样,文典中并没有具体介绍。

这位湘妹子的事深深触动了刘振寰:世界上肯定还有更多的脑瘫儿是因为没钱而被耽误治疗的,要想办法帮帮他们。

除了精神上的压力,他还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和体力。每一名患儿需要打8-10个穴位封闭、20支针灸,每天70-80个患儿,要扎1500多支针,穴位注射800多次。从上午持续工作到下午一两点,每天给患儿治疗结束后,刘振寰的腰都疼得直不起来,但匆匆吃完饭后,还要去指导康复训练与按摩。

然而,一名患儿父亲的话让他又提振了信心。“他跟我说,你治好了100个感冒发烧的孩子,只是尽了责任;但是治好一个脑瘫儿,就是拯救一个家庭,影响一大片人,是大功大德。”这一番话,激励着刘振寰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除了工作量大,还会经常遇到不配合治疗的患者,经常是又抓又咬,十几副眼镜被抓坏了,两只手被咬得伤痕累累……

传播大爱

1998年以来,他的研究成果在北京、天津、湖北、浙江、广东等23个省市级医院推广,取得了较好的临床效果。与此同时,他自己走遍了广东省的各个地区,为清远、肇庆、河源、惠州、韶关等偏远地区康复医生进行培训。

他还免费派发自己主编出版的10多部脑瘫儿童家庭康复图书、康复训练图谱、康复按摩VCD等给患儿家长和各个地区的康复同行。

破解医学界公认的不治之症

在那之后,刘振寰和助手用了500多个日夜,编著了《儿童运动发育迟缓康复训练图谱》,此书从2003年至今已被印刷三版,在30多个省推广发行。

到目前为止,刘振寰已经完成了一系列康复书籍和光碟,形成了一套实用家庭康复技术,为贫困地区的脑瘫孩子和他们的家庭送去了希望。

治疗低智儿童初步成功的消息不胫而走,国内外求医和征询的信函像雪片般飞来,其中不少是来自香港、台湾、法国、美国等地的患者及其家属。